工业遗产 成为城市转型的新“名片”

2019年12月02日 07:58    来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本报记者 赵晓霞
[手機看新聞]
[字號 ]

  初冬,中国湖北黄石,华新水泥厂旧址。旧厂房内,铁锈色的楼梯穿插于各种带着历史温度的旧设备之间;旧厂房外,贴于厂区办公楼斑驳蓝色木门上的“必须穿戴好劳保用品”的标牌仍旧清晰…… 不远处,工作人员正在重现那些沉寂于岁月中的历史,“这三台大型圆柱设备,是湿法水泥窑。1、2号窑始建于1946年,是从美国爱立斯公司原装引进的,这是目前世界上仅存保存完好的湿法水泥旋转窑设备。3号窑于1975年由华新人自己设计建造,1977年正式投产,并出口20多条生产线,被命名为‘华新窑’,成为中国水泥工业的里程牌。”

  華新水泥廠的曆史可追溯至1907年。那一年,大冶湖北水泥廠(華新水泥廠的前身)創建。2005年,華新水泥廠楓葉山廠區1-3號水泥窯停産;2007年7月,最後一組水泥磨生産線關停。從創建到全線關停再到保護利用,華新水泥廠的行進足迹,正是不少中國工業遺産走過的路。

  關于華新水泥廠舊址的最新消息是,已入選國家工業和信息化部公布的第三批國家工業遺産擬認定名單。

  從“被遺忘的角落”

  到成爲熱門話題

  工業遺産保護利用並不僅僅是中國話題。

  2003年,國際工業遺産保護聯合會通過的《下塔吉爾憲章》提出,工業遺産是指工業文明的遺存,它們具有曆史的、科技的、社會的、建築的或科學的價值。這些遺存包括建築、機械、車間、工廠、選礦和冶煉的礦場和礦區、貨棧倉庫,能源生産、輸送和利用的場所,運輸及基礎設施,以及與工業相關的社會活動場所,如住宅、宗教和教育設施等。該憲章的通過被視爲“工業遺産保護的標志性事件”,提升了世界範圍內對工業遺産的關注度。

  相比國外較早開展工業遺産的保護、研究與利用,中國起步較晚,一度是“被遺忘的角落”。

  國際古迹遺址理事會前副主席、中國文物學會世界遺産研究會會長郭旃在接受本報采訪時表示,“目前,中國工業遺産的保護利用正處于開始和探索階段”,需要全國統籌對工業遺産的發展脈絡進行科學梳理,“除東北、上海等工業集中地區外,一些在特定曆史時期、特定國際背景或影響下産生的體現中國人民精神和創造力的邊遠地區的工業遺産也值得關注”。

  中國工業遺産主要形成于幾個階段:一是古代手工業時期;二是清末洋務運動和民國民族工業時期;三是新中國成立後至20世紀60年代;四是從20世紀60年代中期到80年代初期。

  在中國工業遺産保護和利用的曆程中,2006年4月在江蘇無錫召開的首屆中國工業遺産保護論壇是重要節點。論壇形成的《無錫建議》,呼籲在中國城市化的洪流中,關注對工業遺産的整理研究,保護好中國文化遺産中這個不可缺少的組成部分。該建議也被稱爲“中國首個倡導工業遺産保護的綱領性文件”。

  如今,如何將記錄中國工業化進程重要信息、承載行業和城市的曆史記憶和文化積澱的工業遺産加以保護利用,早已成爲社會關注的熱點。

  工業遺産保護利用

  納入城市轉型

  郭旃指出,當前,大家對工業遺産的重要性及其在工業文明發展史上的地位、意義、作用等的認識比較容易統一。如何保護,保護的規模應該是多大,保護利用之路該怎麽走等,在現實中會涉及各方利益糾葛,但各地都已在積極探索適合本地工業遺産保護利用的模式。

  日前閉幕的第二屆中國(黃石)工業遺産保護與利用高峰論壇上,來自9個國家的40余位專家爲黃石工業遺産的保護利用把脈開方。

  這是今年10月黃石市新一輪機構改革中新組建的工業遺産保護中心挂牌成立之後的“大動作”,也是將該市工業遺産未來保護利用之路置于世界遺産體系下的一次自我審視。

  相關專家認爲,黃石工業遺産主要有三大特性——唯一性(主要指時間上的連續性、空間上的密集性、品類上的多樣性)、先進性和完整性。由銅綠山古銅礦遺址、漢冶萍煤鐵廠礦舊址、大冶鐵礦東露天采場舊址和華新水泥廠舊址組成的黃石工業遺産,是一個集礦産開采、冶煉、制造、加工爲一體的礦冶遺址群,代表了中國古代青銅時期和近現代工業化開端時期礦冶工業生産技術的最高水平。

  未來,黃石的工業遺産保護利用會交出怎樣的答卷,其經驗是否可爲世界工業遺産保護提供範本,均屬未知。但將工業遺産保護與利用納入城市轉型發展戰略的黃石的努力和有潛力,是大家的共識。

  中國地質大學(武漢)教授廖啓鵬建議,梳理開采、冶煉、輸出等全産業鏈內容,通過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廣泛的社會參與,在未來,整合長江中遊地區的礦冶遺址,構建具有世界性影響的礦冶遺址網絡體系。

  把追求經濟效益放在首位

  很難如願

  伴隨工業遺産保護的討論,“活化利用”成了高頻詞。如何實現真正的活化,中外各國有不少成功案例。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工业遗产教席持有人郭粤梅介绍了德国的相关经验。煤矿关税同盟位于德国埃森市,始建于1847年,是鲁尔区借助煤矿工业大发展的重要见证。鲁尔区开展城市再生计划,煤矿区所在的53个城市经历了结构转型。如今,煤矿区已成为一个艺术、创意和休闲活动中心。“人们可以在厂房里举办各种艺术展或音乐会,在用集装箱焊接的游泳池内游泳,或者蹬着一部大轮子车在焦化厂的老炼焦炉之间游览。” 郭粤梅说。

  位于北京的798藝術區,被視作中國“工業遺産轉型的成功樣本”。其所在地原是“國營華北無線電聯合器材廠”,即718聯合廠。“798”的成功,讓不少地方看到了工業遺産改造成文創園的可能。但相關專家提醒,改成文創園並非唯一模式,活化利用不能“一窩蜂”模仿。

  英國倫敦大學學院考古研究所名譽研究員希拉裏·奧林奇認爲,在保護基礎上,工業遺址可通過博物館等載體,進行創新性的展示展覽活動,講好“人的故事”。

  黄石国家矿山公园(大冶铁矿东露天采场旧址所在地)的下一步计划是讲述矿工故事。“准备实施‘矿井探幽’项目,游客可以穿着矿工服,带着矿工帽,进入矿井巷道,沉浸式地感受矿工的工作状况……” 站在大冶铁矿东露天采场旧址的黄石国家矿山公园管理处主任阎红勇说起未来,声音高了起来。

  郭旃認爲,在工業遺産活化利用的過程中,會涉及其和社會發展的關系、和原來工廠的關系、和當地社區的關系等。“但遺産保護是核心,如果把追求經濟效益放在第一位的話,很難如願。”

  (本版照片除署名外由黃石工業遺産保護中心提供)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産業頻道>>>>>

(责任编辑: 魏金金 )

工业遗产 成为城市转型的新“名片”

2019-12-02 07:58 来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