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深度解讀:長城國家文化公園怎麽建

2019年10月09日 08:15    来源:光明日報   
[手機看新聞]
[字號 ]

  本期嘉賓

  中国传媒大学文化发展研究院院长 范周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首都文化和旅游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 厉新建

  陕西省文物保护研究院副研究员 李大伟

 

  編者按

  剛剛過去的“十一”黃金周,長城一如既往地人頭攢動,僅八達嶺長城就吸引幾十萬名遊客前來“打卡”。長城之所以深受青睐,在于其體現了剛健豪邁的民族氣概。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在甘肅考察時所強調的,長城、長江、黃河等都是中華民族的重要象征,是中華民族精神的重要標志。我們一定要重視曆史文化保護傳承,保護好中華民族精神生生不息的根脈。

  不久前,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九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長城、大運河、長征國家文化公園建設方案》。民衆普遍關心:如何通過建設國家文化公園等方式守正創新,充分挖掘和體現長城的文化價值、精神內涵、象征意義?光明智庫約請專家深度解讀。

 

  1、既是中華文明的傳播載體,也是文化自信的展示平台

  主持人:萬裏長城,巍然屹立,始終在中國人心裏占有特殊地位。隨著近期《長城、大運河、長征國家文化公園建設方案》審議通過,長城國家文化公園引起廣泛關注。建設長城國家文化公園有何重要意義與時代內涵?

  範周:最近,中國大運河博物館(籌)開工,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標志亮相,國家文化公園的規劃建設引起了廣泛關注。實際上,我們在這條路上的摸索早已開始。國家文化公園是以保護、傳承和弘揚具有國家或國際意義的文化資源、文化精神或價值觀爲主要目的,兼具愛國教育、科研實踐、娛樂遊憩和國際交流等文化服務功能,經國家有關部門認定、建立、扶持和監督管理的特定區域。2017年5月,中辦國辦印發的《國家“十三五”時期文化發展改革規劃綱要》中明確,我國將依托長城、大運河、黃帝陵、孔府、盧溝橋等重大曆史文化遺産,規劃建設一批國家文化公園,形成中華文化的重要標識。此後,各地開始了相關嘗試。

  建設國家文化公園意義深遠,集中體現在對中華文化核心價值的保護、展示和傳承方面。長城、大運河、長征路線都是典型的線性文化遺産。由于保護意識、管理制度等方面的不足,我們對這類文化遺産的認知比較匮乏,因此,國家文化公園的建設可以增進我們的認知,並以此爲先行示範,逐步摸清“家底”。同時,建設國家文化公園符合我國新時期文旅融合發展的趨勢,它將成爲推動文旅融合的重要載體。

  厲新建:“沒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沒有文化的繁榮興盛,就沒有中華民族偉大複興。”長城、大運河、長征三大國家文化公園代表著中國不同時代的曆史文化,既是中華文明的傳播載體,也是文化自信的展示平台。建設國家文化公園的主要目的是保護和傳承優秀傳統文化,凝聚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強大精神力量。

  長城是典型的線性文化遺産,在我國北方地區分布廣泛,且影響深遠。長城又是世界文化遺産,在國際上享有盛譽,這使得長城國家文化公園的建設,不僅對增強人民群衆的文化自信心具有顯著意義,而且爲向世界講好中國故事提供了平台。

  李大偉:國家文化公園的建設將文物保護提高到了國家戰略層面,實施綜合保護利用,符合當前文物保護利用的客觀規律。文物是中華民族燦爛文明的重要見證,通過建設國家文化公園能夠充分發揮文物的價值,在專業和公衆之間找到切入點,將文物和公園有機結合起來,服務于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長城是我國現存規模最大的文化遺産。經過幾十年調查研究,尤其是首次全國長城資源調查,摸清了長城“家底”,實施了一大批本體保護和環境整治工程,産出了相當數量的研究成果,可爲國家文化公園建設提供充足的智力支持。

  2、有別于長城旅遊景區,更加突出文化內涵

  主持人:長城國家文化公園與現有的長城景區有何不同?長城分布多數位于經濟欠發達地區,服務設施不夠完善。這些地區在參與建設國家文化公園的過程中,會面臨哪些機遇和挑戰?

  李大偉:如今,我國以長城遊覽爲主或者依托長城建設的景區數量很多,這些景區已經成爲“不到長城非好漢”的打卡之地,人們收獲的主要是“到此一遊”的初級感受,長城的價值被簡單化了。尤其到了節假日,熱門的長城景點更是擁擠不堪。而長城國家文化公園除了適度發展旅遊外,會更加強調和彰顯其文化價值,使人們認識到長城不僅是軍事防禦工程,還是文明互通的橋梁和我們生活的家園,這才是國家文化公園應該達到的效果。

  厲新建:長城國家文化公園與傳統的長城景區既有重合關聯的地方,也會有一些區別。一方面,已有的著名長城景區將成爲國家文化公園的重要組成部分;另一方面,長城國家文化公園比旅遊景區具有更強烈的文化傳承使命感,應更加突出其文化內涵,突出長城在文化傳承中的作用。由于長城沿線各地經濟發展水平不一,在對長城的保護、利用等方面的廣度、深度、力度都不一樣,因此需要統一的國家文化公園管理機制來統籌,從而提升長城的整體形象,促進各地合作發展。但同時跨區域管理等方面的挑戰也不小。

  範周:北京八達嶺長城、河北金山嶺長城等長城資源,早已成爲著名的文化旅遊景點,國家文化公園的建設,對這些地區的長城資源更多起到的是規範、提升的作用。對于經濟欠發達、知名度較低的長城資源所屬地來說,長城國家文化公園的統一建設和標准化管理,包括加強保護修繕、文化挖掘、配套設施建設等方面工作,需要當地做出配合,但這無疑是一個重要的發展機遇。

  首先,建成後的長城國家文化公園能使各區域內的長城得到有效保護;其次,國家文化公園的建設,能夠在很大程度上促進長城文旅産品質量的提升;此外,公園化的運營管理機制,將有助于長城資源的活化利用。

  3、重在統籌協調,以點帶面進行開發

  主持人:我國各曆史時期的長城分布範圍廣泛,涉及北京、天津、河北共15個省(區、市)的404個縣(市、區),遺存總計43000余處。這麽大的區域跨度和數量,保存環境又比較複雜,應該如何統籌協同,避免多頭管理?

  範周:建設長城國家文化公園是一項跨省域、跨部門的重大工程,這是線性文化遺産保護和利用的共性問題。2017年9月,中辦國辦印發的《建立國家公園體制總體方案》中明確提出,科學界定國家公園內涵,建立統一事權、分級管理體制。所以,要打破部門和地域限制、避免政出多頭,就應貫徹上述方案中對國家公園體制的頂層設計。在對國家文化公園的內涵和邊界進行明確界定的基礎上,建立嚴格的管理體系,並對所有權、管理權和經營權進行明確規定。我國的國家文化公園建設處于起步期,建立有效的跨區域協同管理機制,是解決多頭管理問題的重要路徑。

  李大偉:長城分布廣泛,有的位于基本農田保護區,有的位于荒無人煙的戈壁荒漠,有的位于難以攀登的崇山峻嶺中。從長城的體量和現狀而言,多數點段目前還不具備建設國家文化公園的條件。因此,不能大面積鋪開,應重視統籌協調,以點帶面地進行開發,先選擇具有突出價值和具備條件的長城重要點段開展建設工作。

  對長城的保護管理涉及規劃、土地、建設、交通等衆多部門。有的長城位于軍事管理區內,或者是部分省、市、縣的行政邊界,這就牽涉管轄權的問題。在具體管理上,應借鑒國家公園體制,成立公園管理局,明確長城及依附土地産權,構建新型分類體系,實施保護地統一設置,分級管理、分區管控。

  4、文物也有尊嚴,既要保護好,又要利用好

  主持人:長城作爲文化遺産,應盡可能按原狀進行保護。而作爲國家公園,勢必要開發交通、休閑娛樂等設施。如何平衡好保護與開發的關系?

  李大偉:文物保護並不排斥利用,而是反對無節制的開發利用。文物也有尊嚴,既要嚴格保護,又要合理利用。但在當前開發利用文物的過程中,出現了一些問題:有的地區重眼前經濟利益,在長城保護範圍和建設控制地帶搞大規模開發,忽視了對文物本體和曆史風貌的保護;公司化運作將文物部門排除在外,文物面臨較高的人爲破壞風險;熱衷于把長城固化爲八達嶺的樣子,修複時就按照八達嶺來修,忽視了文物保護的基本原則。

  建設長城國家文化公園,要保護好長城文物本體及風貌,先讓文物有尊嚴地“活”下來,這是對其進行有效利用的先決條件;研究先行,做好遺産價值闡釋,明確展示內容;在公園建設中將長城沿線居民吸收進來,這是他們的家園,要將他們置于公園建設參與者和受益者的地位。

   厉新建:一方面,合理利用是对文物最好的保护,没有利用的保护实为机械化的保护;另一方面,建设国家文化公园的目的是传承优秀传统文化,如果把这些文化遗产都“锁起来”,不利于增强广大人民群众对中华文化的认同感。

   范周:要强化文物保护法和相关法规的实施,这是一切保护和开发工作的基础。同时,加强商业开发决策前的研判工作,对前期调研、论证、规划和评估进行制度化、科学化管理。任何商业化开发和利用都应该以文物保护和文物安全为前提。《长城保护总体规划》对长城的保护、管理、监测、研究等方面内容进行了详细说明,为未来一段时期的长城保护和开发提供了重要依据。

  5、以親身參與促進人們更好地珍視長城遺産

   主持人:您对长城资源的保护利用、对怎样建好长城国家文化公园有何具体建议?有无较好的國際案例可供借鉴?

   范周:比较典型的国外案例是英国哈德良长城。它是“罗马帝国边界”防御体系的一部分,在跨区域的线性特征等方面与我国的长城具有一定共性。但要注意的是,哈德良长城与我国长城在建筑结构、用料、堆砌方法等方面存在差异,在交流借鉴的同时还是要从我国长城的现实情况出发。

  長城資源保護中尤爲重要的一點,是遊客的文物保護意識亟待加強。在長城刻字、在長城野炊等損害古迹的行爲,以及之前被叫停的夜宿長城旅遊項目等,都反映了遊客文物保護意識的薄弱。針對這類問題,1996年頒布的《哈德良長城世界遺産地管理規劃》中的遊客管理內容值得借鑒。哈德良長城的每一處開放遺址區域,都有全職專業工作者和志願者向公衆講解哈德良長城的曆史,通過講解、線上訪問等傳播方式爲遊客提供精神層面的參與機制,以親身參與促進人們更好地珍視長城遺産。

  李大偉:哈德良長城小徑是熱衷古羅馬文化的徒步者最愛的路線之一,沿途有豐富的考古學遺産,全長約135公裏,走完全程預計需要7天時間。哈德良長城在展示利用方面,可爲長城國家文化公園建設提供參考。

  國家文化公園建設應打破傳統的博物館參觀和旅遊思路,創新展示形式。可以依托長城沿線豐富的文化和自然資源,建設國家北方步道。通過步道將各個地區的長城連接起來,展現長城的體系特點,吸引更多人領略長城的人文和自然風光,培育民族自豪感。

  (项目团队:全媒体记者 李婷、王斯敏、蒋新军、成亚倩 光明智库副研究员 焦德武)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産業頻道>>>>>

(责任编辑: 李冬阳 )

專家深度解讀:長城國家文化公園怎麽建

2019-10-09 08:15 来源:光明日報
查看余下全文